辽宁11选5购买软件

  顶点小说 -> 都市言情 -> 超级牛人

  刺骨的寒风,不停地在人们的耳边咆哮,吹到了身上,让人从心底里面感觉到阵阵的冰冷。太阳,早已经躲到山的背后,连那最后一丝的余晖也被夜幕所吞噬。那无边的夜幕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,仿佛是要把世界上所有的罪恶全部掩盖。

  “你想要知道是谁想要你的命,还是去问阎王吧!哈哈哈哈”在这人迹罕至的山脚下,突然传来了一声?人的狂笑,不禁让人毛骨悚然。那为首的蒙面人笑过之后,又一挥手,围住刘爱珍的那几个黑影立刻向她扑了上来。

  就在惊慌失措的刘爱珍想要张口呼救的时候,那想侵犯他的几个人突然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连忙停下了脚步,不住打量着四周。当他们看到那声音的来源后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“呵呵呵,是谁想要她的命,还用问阎王么,我就知道!”只见刘爱珍开来的那辆装着三千五百万现金的汽车的后备箱盖儿,随着刚才的那声巨响已经飞了出去。而那辆车的棚顶上,不知是怎么的

  忽然就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。他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为首的蒙面人,嘴里面戏谑的说道:“不就是那位林娇娇林秘书派你们来的么。你们还以为自己做的有多么的天衣无缝,其实在我看来,呵呵呵,却不值一笑!”

  “你,你究竟是什么人?!”那为首的蒙面人看到了眼前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影,不由得心理面猛地一沉,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有变,嘴里面呐呐的问道。

  而此时的刘爱珍,好像才从这一连串的震惊中清醒过来,看清楚了这忽然冒出来的人影,嘴里面惊讶地轻呼一声:“阿翰,是你?可真的是太好了!你不是开着那辆宝马车走的么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尚伯母,没有万全的准备,我怎么会让你自己来涉险!”只见那个黑影从车顶上纵身而下,轻飘飘的落在了刘爱珍的身边后,先是冲着她说道。然后他又回过身来,冲着那个为首的蒙面人笑道:“我是谁?呵呵呵,我的名字大概你可能听说过。我劝你还是乖乖地去自首吧,要不然可别怪我对你们几个人不客气!告诉你吧,我叫柳翰,呵呵呵

  ,那位林秘书,林娇娇没有告诉你我是什么人吗?”

  这个从刘爱珍汽车的后备箱里面出来的人影不是别人,正是柳翰。他不是已经开着那辆宝马车,去吸引尚家别墅外面的那些警察了么,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?这话,还得从头说起。

  那天刘爱珍看到林娇娇昏倒后,连忙让柳翰为其医治。可是柳翰用手一搭她的脉搏,就发现其中有些蹊跷。原来这位女秘书林娇娇其实并没有晕倒,只是躺在那里装模作样罢了。虽然她装得十分的神似,可是又怎么能瞒得住深谙医术的柳翰的一双眼睛。知道她不是真的昏倒,柳翰的心里面就立刻对她起了怀疑之心。但是他并没有点破,而只是借口要回孤儿院取东西,将刘箐调了出去,先要她密切注意着林娇娇的一举一动。

  至于柳翰从孤儿院拿到尚家别墅的两大包东西,那可不只是像柳翰说的棉衣和书籍。里面还夹藏着他在H市白天鹅宾馆从黑龙帮的人手里面缴获的那些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。原来柳翰并没有将那些东西丢掉,而是悄悄的带回来M市。以他的聪明才智,没用

  几天的工夫,就将那些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的使用方法弄了个明明白白。可是没有想到,今天既然派上了用场。他又向刘爱珍打听出林娇娇住的房间后,就偷偷地将那些东西装了进去。

  果然,到了夜间,林娇娇就急不可待地同这些绑匪通了电话,而柳翰早就在隔壁将他们的通话内容听了个清清楚楚,同时也拟定了自己的应对计划,和朱翼飞取得了联系。

  其实刚才柳翰率先走向车库,就是要林娇娇放松警惕。而那开走那辆宝马车的人,根本就不是柳翰,而是朱翼飞派来的一名特种部队的战士。虽然说是尚家别墅的外面有大批的警察监视,但是对于这些训练有素的特种战士来说,避开他们的视线,悄悄潜入进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么。看到那名战士开走了汽车,柳翰连忙躲到了那装有三千五百万现金的这辆车的后备箱里。听到了他们要伤害自己的丈母娘,他连忙从里面冲了出来。

  听说他的名字叫柳翰,那为首的蒙面人喃喃地自语道::ωар.ㄧбΚ.Сn“这么说,你就

  是尚家的那个女婿喽?”

  听了他的喃喃自语,原来还不相信是林娇娇想要杀害自己的刘爱珍,此时终于相信了柳翰的话。因为她只向林娇娇说起过柳翰是尚婷婷的未婚夫,可是现在这些绑匪却知道了柳翰是自己的女婿,这一定当然都是林娇娇在通风报信了。想到了这里,她心里面不禁恨得咬牙切齿。自己和丈夫对她那么的信任,没有想到到头来,她却想要自己的性命!刘爱珍不由得冲着那为首的蒙面人嘶声问道:“为什么?究竟是为什么?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,他竟然想要我死?”

  看到已经气得浑身颤抖的刘爱珍,柳翰连忙笑着宽慰她,嘴里面说道:“呵呵呵,尚伯母,您不要生气,究竟是为什么她要害您,问一下她不就知道了么。等咱们一会儿回去,就是她遭到报应的时候了!”

  “回去?哈哈哈,你以为你们还回得去吗?”听到了柳翰的话,那为首的蒙面人狂笑了一声,说道:“既然你来了,就都给我留在这里吧!我们这些兄弟不在乎多你一个人!”“兄弟,你还有兄弟么,呵呵呵,可是

  我怎么没有看到呀?”柳翰戏谑地笑着,两只手就冲着旁边站着的那几个蒙面人轻轻地挥动了一下,不一会儿的工夫,只见旁边的那几个人影就缓缓地瘫倒在了地上。原来柳翰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将那些煨过迷药的钢针,悄无声息地射到了他们的身上。

  “你,你究竟把他们怎么了?”看到只是这一眨眼的工夫,自己的那些个同伴,就无声无息地栽倒在了地上,那为首的蒙面人惊骇的用手指着渐渐向自己逼近的柳翰,嘴里面颤声地问道。

  “呵呵呵,我看这几天他们跟着你前前后后的紧忙活,一定是很累,所以让他们好好地睡上一觉。等到他们醒来的时候,就应该是在监狱里面好好的反省了。你呢?是不是应该陪着他们一起去?”柳翰的嘴里面一边调笑着,一边一步一步地向着那已经成了孤家寡人的蒙面人的身前,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你给我站住!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开枪了!”看着步步紧逼的柳翰,那仅剩的蒙面人色厉内荏的大声吼叫着,就伸出一只颤抖的手,向自己的怀里掏了过去。

  “啊”可是他刚刚掏出手枪,还没有对准柳翰,就觉得自己的大拇指突然一凉,紧接着手里面就是一轻。等到他再低下头定睛观看时,却发现自己的手里面已经空空如也,自己的大拇指已经不见了踪迹,而大股的鲜血正从他的手掌上方喷溅而出。而那支手枪,正孤零零地躺在脚前的地上。看到自己那喷溅的鲜血,他才感觉到了那连心的剧痛,嘴里面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。

  原来看到那蒙面人从怀里面掏出手枪,早有准备的柳翰手指一弹,一粒钢珠就飞了出去。那高速的钢珠不仅打掉了蒙面人的手枪,也将他右手的大拇指,齐根打断了。

  “怎么样,还要我再动手吗?哈哈哈,我看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,和我们去投案自首吧。”看着他那痛苦的样子,柳翰也不愿意再下狠手,于是嘴里面就笑着说道。

  “别过来,放我们走!”可能是钻心的剧痛驱走了那蒙面人的恐惧,他看着眼前的柳翰,恨声的说道:“你不要忘了尚德海还在

  我们的手里,要是过一会儿我们不回去的话,我们家里面的兄弟就会立刻干掉他!快,放我们走!”

  “柳翰,你尚伯伯还在他们的手里,要不要不咱们就放了他们吧?”站在一旁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的刘爱珍,听到了那蒙面人的话语,想到了尚德海还在人家的手里,于是向柳翰问道。

  “呵呵呵,家里面?你说的家就是向东20多公里的山脚下,原来猎人打猎时住的那个茅草屋吗?”柳翰先是向着刘爱珍笑了一下,让他稍安勿躁,然后回身冲着那仅剩的蒙面人说道:“你的那个兄弟恐怕早已经被我们抓获了,而尚伯伯大概现在已经在他自己的家里面喝茶了!”

  “柳翰,你是说老尚现在已经到家了?!”听了柳翰的话,刘爱珍不由得悲喜交加,眼睛里面也泛出了欣慰的泪光。[

  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上一页返回章节列表下一页

延伸阅读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